十年点评,一朝春尽

十年点评,一朝春尽

在张涛宣布退出联席CEO的邮件里,他将抄送列表里的王兴的邮箱写错了。

这个笔误,或许撬动了繁花似锦的草皮,露出泥土里的湿冷与严酷:自始至终,张涛都未曾与王兴成为真正熟悉的商业伙伴。

我与张涛见过数次,他与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上海男人相仿,聪明、务实,会将性情置于仪式之前。专访时他固然会有问必答,但是倘若事后和他一块儿出去见缝插针的抽烟闲聊数十分钟,所获得的信息量恐怕会成倍增多。大众点评的公关每次也都提心吊胆,反复打着预防针:“我们老板太老实,问什么就说什么,没有学会隐藏,沟通尺度千万不要过大。”

一个月前的合并发生之时,便有好事者在微信群里做了投票,赌张王二人谁会出局。当时参与投票的媒体人约莫有二十余位,选择结果充满默契——没有一个人认为出局者会是王兴。

张涛的十年长跑自有其艰辛之处,但是王兴的屡败屡战才是资本青睐的血性。

黑焰十字在他的文章里将张涛和王兴分别比做鹰与狼,这个类比在我看来是极其恰当的。鹰与狼的区别在于,鹰的捕猎方式在于它从天空驶入地面的刹那,无论是否杀死猎物,它终归还是要回到视野广阔的高空计算下一次行动的时机。而狼是没有退路的,它无论是群居还是独行,每一次出手都是搏命之举,稍有不慎,便会因猎物的反抗而划破并无坚硬皮质覆盖的身体,所以狼不会放弃被它盯上的猎物,死也不会。

大众点评与美团的合并不顺早有端倪。短短一个月内,双方的地推还在相互摩擦、各自告诫餐厅老板勿要因公司合并而将对方也归入独家的范围中来;两边的媒体稿件,也都是在新公司的框架内分别强调自身所占的比重,甚至是在今天这桩人事终案水落石出的几个小时前,多款匿名社交应用里还在上演“是你出局、你才出局”的嘴炮。

长痛不如短痛,自损好过敌袭,这是商业的残酷之处,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进化原理。

一名大众店评的老员工评价张涛,说没有他十年如一日的扫楼扫街,就没有大众点评跻身今日O2O风云战场的机会,也正是由于他在十年时光里——其中的大多数时间里资本热潮都尚未涌入,而上海互联网也长期处于落寞氛围中——所养成的谨慎习惯,既以防线形式保护了大众点评的生存空间,又以保守战略限制了大众点评的进击路线。

我亦认为说得中肯。

回归单亲家庭的合理轨道,大众点评与美团的独立色彩必然会黯淡下来,王兴的锐意奋进,也有助于新公司在完成整合之后的重新出发,偌大中国,他的对手只剩下百度和阿里。若是引述业界的那句戏言——“中国互联网欠王兴一次成功”——这一次,他终于走到了距离成功最近的时刻。

至于仅为“公司在战略、组织文化、人才发展等方面提供帮助”的张涛董事长——重点在于“提供帮助”的描述,这恐怕是史上职能最弱的董事长岗位标准——关于他的猜测则将演变成为新的提问:什么时候宣布新的创业项目?

就像是草率结尾的长篇小说,有人不满尾声,于是写了新的同人故事,用新的人选代替旧日主角继续征途,有人埋下伏笔,让退隐江湖的侠客在设定不同的平行篇章里书写新的人生。

对于正在进行的波澜壮阔的史诗,人们可以容忍缺憾,却不能接受残章。

[转自:http://www.huxiu.com/article/130872/1.html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